<dfn id="rvr9z"></dfn>

            <b id="rvr9z"><del id="rvr9z"></del></b>

              <p id="rvr9z"><strike id="rvr9z"><b id="rvr9z"></b></strike></p>
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rvr9z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2023年11月22日
                第03版:特別報道 PDF版

                “遲交”51年的黨費

                ——鹿邑籍革命烈士李少堂及“兩塊銀元”的紅色故事

                圖①:李少堂烈士。

                圖②:李少堂的兩塊銀元黨費。

                圖③:李少堂的《革命烈士證明書》。

                圖④:李少堂從事地下工作時用過的《康熙字典》。

                圖⑤:李少堂在自家設立地下聯絡點時使用過的文件柜。

                □記者 王錦春 王吉城 侯國防 文/圖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,河南鹿邑人,1925年背井離鄉流落到連云港,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1930年任中共東海中心縣委軍事委員,參與領導大村暴動失敗后,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江蘇省第一位被追授的革命烈士。

                建黨百年之際,他被評為“江蘇最美人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村暴動前夕,懷著為國赴死的決心,他交給妻子兩塊銀元,讓她上交給黨組織,作為他最后的黨費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犧牲后,這兩塊銀元直到1981年才輾轉由他的后人交給黨組織。

                血與火的背后,有太多忠誠與信仰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兩塊銀元為何“遲交”了51年?李少堂是他的真名嗎?他的后人是怎樣找到他的家鄉的?

                近日,李少堂烈士之孫李貴林從連云港市趕回鹿邑縣尋親認祖,帶回大量文史資料,揭開了那段崢嶸歲月的紅色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家境貧困 遠走他鄉

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,我們尋找你的家鄉尋得好苦??!”10月20日,在鹿邑縣生鐵冢鎮范莊村一戶農家小院里,73歲的李貴林眼里閃著淚花,激動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李少堂就是從這里走出去,踏上了革命的道路。滄海桑田,換了人間。如今,距離李少堂離開家鄉已近百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李貴林沒有見過爺爺,他從小跟著奶奶長大,經常聽奶奶講過去的故事。多年來,爺爺革命的故事早已在李貴林心中生根發芽。

                往事如煙,歲月留痕。1901年,李少堂出生于范莊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。貧窮的生活,使李少堂有了更多人生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屋漏偏逢連陰雨。1925年,春寒料峭時節,河南各地發生嚴重的災荒。李少堂家本就貧窮的生活,更加窘迫。已成年的李少堂,決定到外面闖一闖,希望謀得一份工作,減輕家庭負擔。李少堂離鄉背井,顛沛流離,最后流落到連云港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通過“河南同鄉會”老鄉介紹,李少堂給海州區浦南鎮夏禾村一尹姓大戶人家打長工。李少堂忠厚老實,勤懇能干,頗受這戶尹姓人家賞識。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經人牽線搭橋,李少堂和這戶尹姓人家的女兒結婚。當時,千里之外的鹿邑老家人并不知道李少堂在連云港安了家。

                秘密入黨 賣地買槍

                結婚后,本可過上富足生活的李少堂,沒有貪圖個人安逸。他,同情弱者,有自己的人生理想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,李少堂的妻子李尹氏有一位舅舅名叫楊光鑾,是中共地下黨員。楊光鑾經常和李少堂接觸,向李少堂宣講革命道理,啟發他的階級覺悟,喚醒他的革命意識。1928年,經楊光鑾介紹,李少堂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                入黨后,李少堂受上級派遣,以修械所雜役的身份,打入國民黨海州鹽防營(后稱稅警總團),負責情報和策反工作。為方便工作,李少堂在自己家中設立地下聯絡點,為黨提供物資、情報等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段時間,李少堂經常被派到鹽防營的各個駐防地修理裝備。他利用這一有利時機,秘密開展黨的工作,在士兵中發展黨員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當年的戰友、原農業部顧問萬眾一曾回憶說:“有時,李少堂會帶進步士兵來到家里,做他們的思想工作,揭露鹽防營上級軍官的腐敗和國民黨反動派的黑暗。我們深夜在鹽防營駐地粘貼‘跟共產黨走’‘三天不發餉,參加共產黨’‘打倒軍閥’等標語,為后來發動鹽防營兵變做了大量工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對黨的事業,李少堂內心是熾熱的。在鹽防營當差的軍餉每月七塊大洋,他拿出兩塊交黨費,剩余的五塊用來購買槍支彈藥。在最艱難的時期,他賣光了妻子陪嫁的土地,為革命換取槍支等軍需物資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的妻子李尹氏,雖是一名普通女子,卻甘愿散盡家財鼎力支持丈夫、支持革命。他們是革命伉儷,愿意為黨的事業犧牲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村暴動 沖鋒在前

                1929年,中國革命在艱難中前行。5月初,中共東海中心縣委成立,李少堂任軍事委員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秋天,上級要求東??h黨組織在大村“扁擔會”農民斗爭的基礎上,以群眾基礎較好的花果山地區為根據地,建立農民武裝,掀起革命高潮。李少堂等人及時召開軍事會議,籌備大村暴動。大村,位于連云港市云臺山下。大村暴動指揮部就設在大村的海清寺。

                山雨欲來風滿樓。中共領導下的連云港大規模農民武裝斗爭即將拉開帷幕。

                1930年上半年,大村暴動前夕,李少堂專門從連云港回了一趟鹿邑老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奶奶只知道爺爺的老家是河南鹿邑,具體是哪個村莊并不清楚?!崩钯F林說,這也為他們后來尋親增加了許多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李少堂這次返鄉,范莊村的老人回憶說:“聽說他頭天晚上悄悄回來,第二天天不亮就走了?!边@次返鄉,也是李少堂自1925年離開家鄉后僅有的一次返鄉。他來去匆匆,說明連云港的斗爭形勢十分嚴峻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此,李少堂再無音訊。隨著歲月的流逝,他漸漸被老家人淡忘。

                斗爭是殘酷的。當年,面對各地的農民暴動浪潮,國民黨反動派實行了血腥鎮壓。

                連云港市黨史記載:“1930年7月中旬,根據上級指示,東??h黨組織決定在大村舉行一次規模較大的武裝起義。李少堂利用在鹽防營當雜役的身份,采取里應外合的辦法從鹽防營弄到長短槍30余支、子彈300余發。根據籌集到的槍支,黨組織將參加起義的500余名骨干按軍事組織編成1個武裝團?!?/p>

                1930年8月8日,武裝團及參加起義的山民1000余人,從四面八方涌上雞鳴山,將紅旗插在山頂。隨后,起義隊伍向當地山霸仇東山大院進發。由于仇東山大院堅固,設有炮樓,加之起義隊伍缺乏攻堅武器和炸藥,幾度強攻終未奏效。雙方相持十余天后,國民黨第26師1個團前來鎮壓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敵人多次“包抄圍剿”下,起義隊伍損兵折將,大村暴動失敗。

                因叛徒出賣,李少堂地下黨員的身份暴露,被迫帶隊伍撤離到偏遠的山村堅持游擊斗爭。

                兩塊銀元 最后黨費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奶奶常?;貞?,大村暴動失敗后,我爺爺在一個傾盆大雨的夜晚突然回家的情景。那時,我爸四五歲,我二叔才兩歲,我奶奶還懷有身孕……”說到傷心處,李貴林控制不住感情,淚眼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電閃雷鳴,大雨如注。突然,門被推開,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進屋內,正是多日不見的李少堂。李少堂伸頭向外張望一下,隨即把門關好?;璋档臒艄饫?,李尹氏仔細打量眼前的丈夫,面部消瘦,衣衫襤褸,手上、臉上還有傷痕??吹竭@樣的李少堂,她的淚水止不住地流出來。這時,李少堂掏出兩塊銀元,放在李尹氏手里,說:“這是我這個月的黨費,你務必幫我轉交給組織部長楊光鑾。我們李家的傳統是傳德不傳財。今后無論遇到什么困難,這兩塊銀元都不能用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李尹氏向丈夫點點頭,說:“孩子他爹,你放心!”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轉身要走,李尹氏拉著他,說:“你等等,我給你做碗面吃?!?/p>

                當李尹氏端著熱騰騰的面條出來時,李少堂已經走了,只見熟睡的孩子枕邊多了把木制小手槍,下面還壓了張字條寫著:“保護媽媽”。李尹氏瞬間明白:這是李少堂對孩子未來的期望,也是丈夫對自己無法割舍的愛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不辭而別,李尹氏雖然覺得有些反常,但她認為,以后的日子丈夫還會像以前一樣,不定哪一天就會推門而入,再吃她做的面。

                看著屋外的傾盆大雨,看著熟睡的孩子,李尹氏小心翼翼地將兩塊銀元藏在家中土墻的縫隙里,等待機會上交黨組織,完成丈夫交給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壯烈犧牲 妻兒遭難

                1930年夏末,大村暴動隊伍在連云港市贛榆縣贛馬鎮被敵人包圍。為掩護同志突圍,李少堂帶領十余名戰士率先向敵人發起沖擊,彈盡力竭后全部犧牲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犧牲第二天,敵人就抄了他的家,還把李尹氏抓走,關了幾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奶奶曾經告訴我,敵人將屋里的東西能砸的砸、能搶的搶,家里一床破被子也被搶走了。我兩歲的叔叔受到驚嚇,幾天后不幸夭折,令人欣慰的是兩塊銀元還在?!崩钯F林說,為了革命,爺爺賣空了原本殷實的家,奶奶非但沒有埋怨他,還堅信爺爺干的是正事、走的是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丈夫犧牲,孩子夭折,曾經幸福的小家庭,現在只剩孤兒寡母。一時間,李尹氏該承受多大的痛苦呀。前不久丈夫雨夜回家托付的事、安排的話,仿佛就在眼前,不料那竟成了訣別。李尹氏要親自為李少堂收尸,再看一眼丈夫的模樣,被家人以她懷有身孕為由阻攔。

                十余名烈士犧牲后,殘暴的敵人割下他們的頭顱,拋尸荒野。時值盛夏,堆在一起的烈士尸體嚴重腐化。幾天后,當李少堂親人去收尸時,因無法辨認身份,只好與當地村民將眾烈士就地掩埋。為了安慰李尹氏,家人買了一口棺材,內放李少堂的衣物,匆匆下葬。

                上交黨費 其路坎坷

                生活對于李尹氏來說,注定一路荊棘、一路坎坷。

                盡管內心承受著巨大悲痛和壓力,李尹氏一刻也沒有忘記丈夫的囑托。白色恐怖下,連云港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,被迫轉移到上海。為完成丈夫的遺愿,李尹氏帶著孩子從連云港出發,費盡周折,一路來到上海打探消息。她要把承載著丈夫理想與信念的兩塊銀元親手交給楊光鑾。遺憾的是,楊光鑾在上海被國民黨反動派抓捕,犧牲于上海龍華。這兩塊銀元自然無法上交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上海返回后,無論生活多么拮據、經歷多少委屈,李尹氏始終保存著這兩塊銀元,尋找機會上交黨組織,因為這是丈夫最后的心愿。

                戰爭年代,兵荒馬亂,找到黨組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保存兩塊銀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夜深人靜的時候,李尹氏悄悄揭開墻縫外的泥巴,看看兩塊銀元還在不在??吹姐y元完好如初,她又放心地用泥巴將墻縫糊好。

                有多少次,李尹氏怕自己有個三長兩短,想告訴兒子這個秘密,但又覺得孩子尚小,還不到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有多少次,李尹氏夢見丈夫,她向丈夫保證,兩塊銀元一定會交給黨組織,她交不了,就讓兒子交,兒子完不成,就讓孫子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兩塊銀元一直沒有上交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。那就是,李少堂等人犧牲時,國民黨一直誣蔑他們是土匪,加之李少堂地下黨員的特殊身份,讓兩塊銀元的上交之路異常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父親長大后,曾經在上海加入中共地下黨組織,后又調入新四軍三師,南征北戰。遺憾的是,我父親、奶奶先后于1961年、1964年去世。奶奶去世前,就把上交兩塊銀元的任務交給了我和我哥。由于我們都還小,這件事就拖了下去?!崩钯F林說,上交這兩塊銀元,就要找到能證明李少堂身份的材料??墒?,李少堂的戰友犧牲的犧牲、離世的離世,找到有關證明材料更加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一直在尋找線索,從來沒有放棄?!崩钯F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黨費 終交組織

                1979年的一天,李貴林在辦公室翻看當地黨報時,一篇有關連云港早期黨史的文章引起他的注意。文章中提到了連云港市早期建黨人員的名單,其中有惠浴宇、萬眾一、李少堂等人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到“李少堂”這個名字,李貴林十分欣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奶奶生前經常提到,地下黨員在家里開會時,她經常給大家做面條、烙餅子、炒下酒菜……大家關系十分融洽?!崩钯F林說,這些細節,他一輩子也忘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李貴林和家人很快就將李少堂的犧牲經過、生前戰友的名單、李尹氏提到的地下黨活動細節寫成材料,并與惠浴宇、萬眾一等人取得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時任江蘇省委書記的惠浴宇、農業部顧問的萬眾一得知消息后,寫證明遞交有關部門,終于使李少堂的身份得以確認——他不是土匪,而是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、大村暴動優秀的領導者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1981年6月30日下午,連云港市委召開革命烈士親屬座談會,李少堂烈士的孫子將珍藏51年的兩塊銀元,作為爺爺的最后一次黨費,交到了連云港市委書記手中。李少堂的心愿,51年后終于如愿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隨后,中共連云港市委決定:“凡參加大村暴動而犧牲的同志,應追認為革命烈士?!睋?,李少堂等在大村暴動中犧牲的10位同志被追認為革命烈士。不久,連云港市人民政府下發文件,追認李少堂為革命烈士,頒發《革命烈士證明書》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接到李少堂的《革命烈士證明書》,李貴林便迫不及待地帶領家人向爺爺“報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李少堂烈士墳墓前,李貴林一字一句地讀完了爺爺的《革命烈士證明書》全文,講述了兩塊銀元黨費上交的過程。他說:“爺爺,您最后的囑托,我們終于完成了。奶奶,您也放心吧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最后的黨費,是共產黨人對革命事業的無限忠誠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遲交”的黨費, 是偉大民族對紅色基因的賡續傳承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那兩塊銀元收藏于連云港市革命紀念館,成為該館成立后收藏的第一件革命文物。

                鹿邑尋親 如愿以償

                “爺爺,我們終于回到老家了!”今年10月19日,李貴林在眾親屬帶領下來到范家的祖墳,擺上李少堂烈士的照片,激動萬分。尋親幾十年,今朝終如愿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在1982年,李貴林就盼望能找到爺爺的出生地。受限于當時的交通和通信條件,他心有余而力不足,一直未能如愿。

                希望雖然渺茫,但李貴林始終沒有放棄。特別是近年來,這種愿望更加強烈。他通過河南的朋友、同事幫助打聽,期盼打撈起點滴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春,李貴林的一位朋友將他家的情況反映給鹿邑縣有關部門。鹿邑縣有關部門十分重視,專程派人到連云港市實地考察,并和李貴林取得了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萬水千山追尋你,我們都是尋親人。鹿邑縣在全縣范圍內多方征集線索,志愿者們通過微信群相互轉告,順著李姓群體找下去。志愿者代表還專程到連云港市李少堂烈士墓前,獻上鮮花寄托哀思。烈士墓前,大家都在思考一個問題——尊敬的烈士,你是鹿邑哪里人?

                由于李少堂離家已近百年,和他相識的老年人早已去世,年輕人更是一無所知。尋找幾個月,大家一無所獲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時候,有人提出,李少堂這個名字可能是化名,尋親范圍不應該囿于李姓群體。

                戰爭年代,取個化名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于是,鹿邑縣對尋親方案及時調整,并根據李少堂的基因圖譜,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將尋親范圍鎖定在生鐵冢鎮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尋親范圍鎖定在生鐵冢鎮后,該鎮迅速安排部署。范莊村也及時發動群眾尋找線索,尋親范圍進一步縮小。最終根據基因圖譜確認,李貴林和本村幾戶范姓人家同屬一個血脈?!狈肚f行政村黨支部書記王義功說,經過詳細調查,李少堂真名叫范學榮,到連云港市后,他為了安全改名為李少堂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感謝父老鄉親的大力幫助和支持。以后我會帶著家人?;毓枢l走一走、看一看。此行,我要帶回范莊村的一把土,放在爺爺的墓上……”李貴林拿著爺爺的照片,激動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血濃于水,一次尋親之旅,讓他有了心靈的歸宿。

                李貴林也替爺爺、奶奶高興,家和根找到了!

                “明年清明節,我還回來探親?!崩钯F林深情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李少堂烈士,您可以安息了?!皟蓧K銀元”的革命故事,歷久彌新。您的革命精神也將深深扎根周口大地,長出最旺盛的葉,開出最燦爛的花。②15

                2023-11-22 ——鹿邑籍革命烈士李少堂及“兩塊銀元”的紅色故事 1 1 周口日報 content_218846.html 1 “遲交”51年的黨費 /enpproperty-->
                加勒比东京热久久中文午夜_在线视频国产99_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啊啊动漫_亚洲一区精品中文字幕